开火

电视坏了,有很长时间了。给房东说了,他们也支支吾吾不愿意处理。年前很忙,无暇顾及。今天算是闲来无事,遂处理此事。

       敲开房东的门,算是很颜悦色的把事情讲清楚,随手拿上合同也算是事实俱在。房东很不耐烦,说是我弄坏的,一个破电视用了20年,我只是用了1个月,说我弄坏的。一下子被激怒了。大不了搬家嘛,至少还可以再要一个月的房租。我开始咆哮。把怒火都发泄出来,一些不常用的话也劈头发了出来。
       房东吓的索了回去。
       这个事情不管怎样,事情要讲清楚。不吃哑巴亏。不吞热山芋。
       ……
       问题解决了。换了一个电视,虽然也是旧的,但是至少是清晰的。处理事情的速度超过了我的预期。

家在哪儿

过年给舅舅打电话,他抱怨我过年没有回家。大年夜和妈妈爸爸在Skype彼此触摸这快乐。声音和微笑穿越了千里,让我感受到了家里熟悉的味道。

多少年来,我们彼此都更加了解对方的选择。却又发现彼此之间不能根本的改变,只能彼此用最简单的办法去表达。有个故事说父母是大象,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自己最踏实的地方。

没有回家,没有失落的感觉。我在问自己为什么?我想在心里深处已经有一个家了。

Ro 时间就这样在黄浦江里流淌

长假的最后一天,在滨江大道的长椅上,我紧紧衣领,把脚搭在锈迹斑斑的铁锁上。戴上耳机。让律动中的黄浦江和Moon Rriver伴随着自己的思绪。十年。W的十年没有找到归属感。十年,R从一个小孩到了一个大人。我的十年呢,很漫长却又如同短暂一瞬。

好想静静的享受这片安静的时间。看着时间就这样在黄浦江里流淌。

Ro 长风海洋世界

长风海洋公园,座落在普陀。之前去过陆家嘴的海洋世界。去的时候觉得应该大差不差,基本雷同。只是看到网上介绍有海豚表演应该会很有意思。

在前一天,打开了海洋世界的网站,主要是看看表演的时间好做个安排,没有想到还有优惠的办法。算是各家有各家的竞争办法。同去的朋友还没有到,我在公园里四处走走,才发现是两个馆,彼此距离还有点。两个馆都有各自固定时间的表演,游览的时间要控制好。

海洋世界和陆家嘴的一样都在地下,只是分类上要差一些,没有像陆家嘴把各个地区的鱼分类展示。但是很多很多鱼缸都是开放的,可以伸手去触摸鱼鳞。大的家伙有近3米长,但是很温顺,去触摸它也没有任何被激怒的意思。只是游人多畏惧鱼的体形和身上威武的斑纹,算是我胆大,同行的几人中率先下手。在鱼的世界里,我们仿佛在水底,仿佛鱼都漂浮在我们的头顶,它们和鸟一样幽雅的摆动着鱼鳍。即使陆地上表现最笨重的动物到了水下都会表现的的很灵活,甚至有舞蹈演员一般的灵活的转动和跳跃。我发现鱼的表情也很丰富,至少大眼睛的鱼会转动眼睛来表达不屑和淡然。R发现了卡通片《海底总动员》的一个角色,我好像依稀的记得,很优雅和漂亮,如同画的一样。

海豚和海狮表演也是很振奋人心,我们几乎在欣赏和我们一样智慧的生物的表演。

水晶船似乎很浪漫,只是需要你浪漫的细胞。一只大海龟浮出水面的时候,R拍到了它的脑袋,摆渡的人说这时今年要交好运了。祝福R。

我们是最后几个离开海洋世界的,地下的长廊里只有我们,就是这样也不忍快速离去。空间中少了很多嘈杂,即使最怕人的动物也溜了出来,若无其事。

鱼很快乐!人亦然!

站稳的感觉

人生如同长河,时间如同河流。在荡涤中,所有的快乐和悲伤都会过去。而新的东西总会不期而遇或者意料当中的来到。08年有很多故事,09年依然。只是故事之间的连接都已经忘记,唯一记住的就是曾经调动心灵的感觉。想想,从97年离开家,到00年离开我所生活的城市。生活一步一步的改变,我也在一步步的成长。的确很多事情只有吃过了亏,甚至撞的头破血流才能感受到自己的路走错了。有时候真的很希望,自己没有长大,无牵无挂。

09年是一个里程碑,可能经过10年的积淀,我终于找到了无拘无束的自由。可以去想,可以去做,可以去控制局面。感觉就好像一天长大了。也许正如古人所讲,三十而立,开始逐步立住站稳的感觉。

养鱼心得

很久了,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了。唯一需要惦记的事情就是一缸鱼。

今天,起床很晚。来看鱼的时候,发现又死了两条。不是饿死的,是被大鱼啄死的。看来买的十几只红绿灯都会逐步成为大鱼的应急餐。

坐在鱼缸前,可以坐很久,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变化。鱼没有一刻的停留,似乎一天都在不停的运动,我想是不是应该定期把鱼灯给关上,至少让它们有个黑夜白天的区别。加热棒到是个先进的东东,可以根据水温自动启动。水循环泵原先放在水面上,现在把它推到水底,似乎也不妨碍其运转。总之狭小的空间中,是三个装置在支撑着诸多鱼的生活。

红尾鲨鱼是最早的一批鱼,好像也仅此一条了。虽然样子威武,却只喜欢吃水底的剩下的鱼食。平常几乎藏于水底,只是偶尔才串出来,四处游走。可能是它的个头大,别的鱼都要让几分。金玛丽是我记得最清楚的鱼,可能名字极其容易记住,来我的小鱼缸有3批了,只有一只似乎已经非常习惯,活泼好动。金单子是鱼缸的清洁工,一开始我认为它只吃鱼的排泄物的,买鱼的人笑笑,没有鱼愿意吃别人的排泄物,它只是处理掉落在鱼缸底的鱼粮,这样就防止腐败。此外还有老鼠鱼也算是清洁工,它主要处理死鱼的尸体的,经过它的处理,死去的鱼只剩下一排洁白的骨头。

整个鱼缸算是热带淡水的生态系统。除了不幸的红绿灯,其余的算是相安无事。人只有在很平静的时候才能真正体会到鱼的快乐。

接吻鱼

昨天,去花鸟市场买了一些热带鱼,主要是填补一下已经有些空空的鱼缸。这次没有买太多的小鱼,以我的经验来看,小鱼不易活。每一样都添置1-2只,不宜多,因为缸小。

第一次见到接吻鱼,价格相对于其它的来说价格算比较贵的了,正在犹豫,顺便问了下店主,买一只可以吗?觉得如果好养的话再添置一只。店主笑笑,一只怎么接吻呢?正巧此时两只鱼在热吻,心动了,一并买下。

出了花鸟市场,天气下起了雨,进而开始降温。辗转到家的时候,摸摸盛放鱼的袋子水是冰冷的。我将水缸重新洗干净,并重新铺设了花草和石头。以前的鱼见到了新来的一匹,开始有些不熟悉。红尾鲨鱼还躲了起来。今天再去看大家,已经彼此非常熟悉了,彼此在不大的空间里快乐的生活。

只是接吻鱼彼此可能需要有个适用的过程,到目前还没有看见它们接吻,我想等待吧。

琅山

琅山与上海隔江相望,站在山顶上可以看见来来往往的轮船。 琅山很小,约100多米,似乎是一个飞来的石头立于江北。山下一个环绕的湖泊显得更有几分飞来巨石之感。夜幕降临,彩灯围绕着琅山,分外漂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