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否要桃子成熟了,再去采摘

有一天,我在想:等到万事具备,就好像桃子成熟了,再去采摘。但是,一天,当我去摘的时候,已经被别人摘走了。我发现我对待生活应该更加积极一些。为什么要给自己太多可以等待的理由。也许我依然可以说服自己没有错,不要懊悔。但是我知道这是在欺骗自己。当生命中真的出现了类似上面桃子的事情,我知道,应该好好想想了。

 

2010年:生活过的很快,从记录博客,已经4年了。也许真正值得记录的事情不是很多,但是记录下来生活就显得完整了

 

2013年:那一刻的决定,让我获得了一本不算薄的日记。现在看上去,就显得弥足珍贵了。

流浪的人快乐的流浪,归属的人幸福的归属

也许习惯了漂泊的生活,害怕归属,习惯了紧张的节奏,害怕停顿。也就是在片刻遐想中,偶尔找到大学的笑声。我一直都自诩喜欢孤独,害怕生活复杂,一直都拒绝被爱融化,害怕丢失自我。也许大家和我一样,看到6子结婚的照片,被强烈的归属感震撼,怀疑自己是否应该寻找这种感觉,却发现悬在半空中,不知在哪停留。好像,一个忘记了家的人,开始想家,却不知道家在哪。我害怕这种感觉,因为它会让我动摇,怀疑自己的选择,我有期待这种感觉,因为它是曾经久违的张狂。我无法选择,因为已经习惯了漂泊,无法停止,因为喜欢流浪,不能接受停留。就这样漂泊吧,也许有一天,不喜欢流浪了,和6子一样,落地生根。希望流浪的人快乐的流浪,归属的人幸福的归属。

 

这是去年9月同学6子结婚我在校友录上写的东西,并且保留下来告诉自己我的生活是什么。

丢失的04年

2005年1月

我现在一天几乎不知道多少时间在工作,好像在这里除了睡觉、吃饭就是工作,当然不全是体力。十一,自己去了一趟开封(宋朝的国都),转了好些地方,让我有点想法的是20元的旅馆和一所道观。我在只有不到3个平方的小屋了呆了12个小时,我看看天花板,好像很有流浪的感觉,我不知去哪里,我不知这是哪里。那所道观是丘处机兴建的,主塔里头有点象蒙古包。我第一次求签,好像也是突然想起来,签告诉我这是转运签,上签。我不知当时到底在考虑什么,只是背起我的背包走了。好像是意料之中的。我变了,这一点,我也在考虑,半年来,很多埋藏在内心很久的感觉似乎都出来了。原来不敢说的话,现在好像很随意。还好总体上是能力提高的表现。我把公司小仓库收拾出来了一间“栖身之所”买了一个大音响,时常倒上一杯葡萄酒,伴着悠扬的轻音乐,欧,好写意。他们问我为什么,我想这是我的优雅的生活。公司除了老板和我再也没有别的男性。有时感到孤独,好怀念和哥们一起唱歌喝酒。由于亲戚的关系,公司内的人际关系,有时因为我的不注意,弄得我有时很尴尬。是个问题。我现在做销售,那天你问我,怎么样。我发了三个词:自主、危机、归属。公司一方面正在发展,一方面管理开明,我们很多的事情可以独立半独立的去做,我喜欢思考,喜欢独立判断、策划,总之,虽然没有头衔,但是有想法可以去做。做需要承担风险,要求小心、谨慎,时刻考虑最坏的打算,危机啊。有了想法,去做,成功,很有成就感,还好,当自己慢慢和公司的文化相契合时,归属感就来了。同学很多人在跳来跳去。我有时也想飞,就像在开封,那只是一个旅游,是放松的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