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过新的一篇

2018-9-16 应该是一个里程碑的开始。

我在阿里云重新搭建了Wordpress平台,今天已经把2016-2018年的日记都迁移过来了。

在网易从2007年开始,一直到2018年,十二年的历史,我几乎没有断过,博客的故事伴随着我的浮沉,我已经习惯到这里,倾听一下自己的声音。以至于我常常把自己关起来,深度陷入自我的状态。

自2015年由于不再单身,菲尔占据了我的多余时间,刚开始我还有些焦虑,怕无法深度倾听自己的声音。后来也就习惯了,所谓习惯,就是不再深度陷入博客的世界了。

2018年,我又开始写了,经过了婚姻,似乎有些人生的任务就不重要了,而自己的真实想法却变得更加需要理清楚。搬家只是突然得到通知的,11月底就关闭了。这样我周末就开始重新找寻一个新的地点。

技术男总有很多说不清楚的乐趣,研究技术也是一种深度陷入自我的状态。我也乐此不疲。甚至通宵都很有成就感。

昨天已经开始整理界面,我想把网易的带过来,我似乎很怀旧。但是几番尝试后,我选择了放弃,或者另外想做一个神似形不似的。几经调整,我终于做了一个更加满意的,这里有一种深度的轻松和淡然。我很喜欢。

当开始陆陆续续的整理自己的日志,一点点的往新家移。我倒着来,从最近的开始,非常有趣,如同走进了一个人的精神世界,一开始很熟悉,越来越像回到人生的原点,很多现在的感受都在之前一一萌发。我感觉就好像和几年前的自己对话。

我开始付费来维护博客,不再是受制于网易了。到上海大学讲了几次课,也就有了一点点多余的收入,我想这应该是可以说的过去的理由。

 

妈妈回家

妈妈说她想回去了,一开始我也没在意,随着年的邻近,她开始说的多了。虽然我这里也挺好,但是她觉得油田才是家,过年得回去。

可能我也开始意识到,她的需求不仅仅是一个要求,而是一个无法改变的想法了。

我看了最近最优惠的机票,就给她卖了17号的机票。就这样时间很快17号早上就到了,妈妈收拾了一个大箱子,她很开心。

早上6点的机场人很多,尤其是这种廉价航空。行李要托运,得加快进度。好在妈妈已经过60了,有快速通道,但是得找,得仔细问。她挺着急,甚至在别人没有办理完就把身份证递了过去,工作人员有点不耐烦了,我连忙道歉。但是也觉得无需说妈妈,她一直以来都是很快速,很忙乱的状态。

安检我进不去了,但是排队很长。我就在一角看着妈妈排队。她不时看着我,摇摇手,示意我回去吧,我却不动,好像没有明白到她的意图,我想等她进了安检吧。她就这样每隔几分钟,就看看我,甚至有些着急的样子,示意我可以回去了。

但是我能感受到她很感动,甚至和前后的同排队的旅客都说起话了,我似乎都能听到,她笑呵呵的说这个是他儿子,如此骄傲,又如此快乐。但是在逐步里安检口近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自己已经泪涟涟了。妈妈好像也脸色突变,不住的用衣袖拭去脸上的泪痕。就这样,妈妈进了安检,然后最后向我挥挥手。

飞行很顺利,直到爸爸电话,妈妈平安到达了。

之前给她的手机,电池不好了,一旦启动照相就自动重启,我从淘宝上买了配件准备维修,但是配件到了,妈妈却正好已经出发了。就这样我又和妈妈换了个手机,现在的手机并不如之前的好,但是她说可以用,也慢慢习惯了。

上大学后,很少和妈妈生活一起,结婚后,妈妈好像也怕打扰我们,就这样,每一次相聚都是很短暂的,但是每一次都让我更多的了解她。她已经不是几十年前的,风风火火的妈妈了,有点像个老太太,开始唠叨,甚至开始喜欢在家周围寻找这种便宜实惠的衣服。随着时间变化,我开始慢慢能管住她了,甚至有的时候也会发发脾气。她却更像一个小孩,甚至发脾气后,还偷偷的笑出来。

我带她去看中医,每次调理都会好很多,她不用操心了,一切都安排的好好的。

您好!早晨

今天起的很早。

因为有事情要处理,一个文档,我总觉得不是很满意。改来改去之后还是我自己亲自来做。上次的沟通会,有的同事提出了我的问题,就是很多时候确实不知道我的要求是什么。不知道如何才能达到要求。问题讲的很尖锐,我觉得无话可说。所以我需要调整了。
最近和老婆的家人来往比较多,在我看来,家里人都多少带了一些怨气,这种怨气变成了一种思维定势。让原本正常的事情变得说不清楚了。而似乎我也是这样,在思维上,我也是带有一种情绪。是情绪而不是事物本质在左右我的想法。如何让那个自己变得更清明。
不要被情绪左右。得冷静下来,拨开情绪。抽离出来,思考和判断。很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