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花樱花

3月,或者更早,上海的樱花开了。去植物园看樱花,似乎有点舍近求远,因为张江很多日资企业门前都有大片的樱花。但是我还是去了,只是想溜达溜达。

植物园比我想象的要大些,错综复杂的水洼湖泊,以及大片可以遮日的松柏水杉,将整个植物园分成一个个小小的块状。而每一块就是设计师所倡导的植物群落。

园中,我一直不停的走,不停的走,不知道是否在寻找樱花,其实整个植物园遍地都可以看到樱花,虽然有时只是一两颗簇拥在一起。今天的风有点大,一阵风吹过,樱花像雪一样飘洒下来,甚至有人在樱花树下捕捉纷纷扬扬的落花。风里还是有点冷,虽然午后出现了几分钟的阳光。一开始并不觉得什么,只是跟着急匆匆的人群,在花丛中不知道看些什么,只是匆匆走过。但到了下午4点,游人渐少,或者温度骤降,让我觉得灰植物园分外的冷,分外的安静。想回家了,却非常喜欢难得的安静,一个人在斑驳的水杉下坐了好久。一个打拳的,如无其事,一招一式反而让我觉得很和谐。木头的椅子上并不是很凉,把衣服紧紧,或者蜷缩起来,享受冷冷的安静。

初进园,走入兰园,从介绍中了解,日本人对兰分外喜爱,自80年代以来多次与我国进行兰花的交流。馆内陈列的也多是那是交流中的来自东洋的兰。兰很简单,甚至我开始并不觉得它们有多美,没有夺目的花朵,没有庞大的枝叶,甚至个头就是一点点,何以被古人称为君子的兰呢。兰拥有完美的对称,每一片叶子都有其特定的名称。去慢慢的观察它,发现叶子的弧线特别优雅。好像武士的弯刀。我想东方人,喜爱兰是不是喜爱这柔中带刚,刚中带柔的象征。

盆景园,没有看到特别优秀的作品,只是对园里强调的海派盆景略知一二。我发现很多作者都是希望将山水搬到家中,锋利的山峰好像诉说一个人彰显的个性。而山峰中的植物,则展示生命力的坚强以及相处相容的和谐。

在园区,吃得午饭,看到很多8、9岁的孩子,手里播着鸡蛋。想想很多年前,我也和他们一样大小,学校组织春游或扫墓的时候,妈妈总是给我煮上很多鸡蛋。没有任何味道的鸡蛋真的很难吃,不过小伙伴们一起也就没有太多的问题了。无论如何,一堆鸡蛋也可以拿出来换其它的吃得。只不过,今天我吃得是鱼丸,没有人和我换鸡蛋。

走到樱花集聚的3好门附近,才看到大片的白里透红的樱花。花下有很多人,大家铺在草坪上吃吃喝喝,更有些日本人在树下唱歌。对于他们这是家乡的象征。樱花没有太多的感觉,甚至都不知道如何去欣赏,一旁的桃树林就冷清了很多,只有些摄影爱好者光顾其中。我找个凳子,在桃花和樱花之间,坐着,也可能是休息,也可能是在欣赏樱花和桃花。

在园里带了很久,5个多小时就过去了。

我想,只是溜达溜达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