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仙终于死了。死于干涸。死于我的疏忽和冷漠。已经枯萎的叶子像稻草一样,显得那样苍老和疲乏。前些日子碰到卖花的人,才知道,水仙多命短,很多都熬不过春天。同来的吊兰,似乎宽容了我的冷漠,它在等待,也在坚持,同时也在成长。

仙客来,最近才来到我家的。它没有香味,没有鲜艳的绿色。只是绽放着像飞舞的蝴蝶一样的花。我也在网上查找有关它的培养资料,但是仅仅查查,并没有认真的去对待。周四更是将它和吊兰一起放在窗台边。晚上,我看到已经奄奄一息的它。撒些水,离开阳光,第二天的早晨,它又活了过来,依然神采奕奕。我总觉得和我一起的,都要承受我的冷漠,总在奄奄一息的问题前,我才发现自己到底哪里疏忽了。不名贵的花,总有较强的生命力,甚至它们都不会主动要求更好的资源。一点点的关心和爱护,生命就会重新绽放。

吊兰和仙客来,彼此并没有太多的交流。因为一个在窗口,而一个在远离阳光的桌子上。只是匆匆离开的水仙,留下了一个晶莹透亮的碗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