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妈

妈妈来上海了,有两周了。最初是由于大姨替换妈妈照顾奶奶,这样妈妈也有了一个多月的休息时间。就这样妈妈就过来了。家里的事情其实也不少,爸爸手术康复中,弟弟的孩子还要有人带,奶奶那边也是时好时坏。加上之前妈妈高血压导致的血栓。

总之,在我们一再邀请,妈妈来上海了。

此次来这里,我觉得妈妈很疲惫,没有走多远就会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。她不时责备自己的粗心和记忆力。家里不大,我就在榻榻米上打了地铺,妈妈却很满意,总是觉得榻榻米很舒服。

其实,去曙光医院看病也是姐姐一家的建议,而东营的治疗水平确实是个很大的问题。来后不久,药就换了不少,原因就是药性太强。余医生也是这个时候认识的,妈妈总觉得贵,当然她在上海要全部自费,而东营虽然可以报销很多,却也是花了数千元没有太多改变。最初妈妈对余医生的评价,觉得看病很敷衍,后来我知道就是看病很快。开药,针灸,推拿都是很快。看病后的第二天,妈妈就赞不绝口了,说自己被针灸后,感觉像内心的火焰被释放出来。中药倒是喝的很勤快,只是第二次看病,余医生把中药停了。后来妈妈想回去了,觉得爸爸还需要照顾,至少萱萱还需要有人带。只是此时,我们都建议她再让余医生看看,落实一下下面是否可以回去。这样妈妈就又住了下来。

 

人才公寓相对于唐镇,她觉得那里更熟悉,之前也认识的几个朋友,想去看看。而人才公寓周边似乎也没有太多适合老年人去的地方,在家里无非是做做饭,然后看看书,IPAD上的历史故事让她觉得很开心,甚至晚上要看很久。

 

在妈妈的旁边,我们又仿佛变成了小孩。你可以撒娇,可以像小朋友一样发脾气。但是同时,妈妈那有点松弛的脸,以及有时的咳嗽,你又觉得她确实老了,需要我们来照顾她了

发表评论